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梗#超级俗#文笔差#反正写完自己也超嫌弃

#如标题
#暴露了自己贫瘠的想象力
#明明还有很多可以玩的梗愣是想不出来
#ooc预警
_(:зゝ∠)_
轻拍

七、璞臣
牛郎织女:??

璞璞被一只成了精的水牛神神秘秘带到一个水池边儿。
水牛说:牛郎织女的传说知道不?牛郎就是在这儿偷走织女的衣服的。传说啊每年七夕都会有仙女在这儿洗澡,你效仿牛郎把她衣服偷了就有媳妇儿啦。
璞璞(生气):荒谬!用这种方法要挟别人绝非君子所为!(我看上去像找不到老婆的人吗???啊??)
说完就要走。
此时忽然一阵大风。
“哎哎大侠,能帮我把衣服拿来下吗?什么?织女?不不不,我就一送信的,男的。”

八、璞臣
贴身保护

“这、这位兄台,”啊啊啊这人看上去好凶啊可是这附近都没人了呜呜呜……“请,请问兄台知道石太璞家住何处吗?”
“……我就是,”皱眉。“找我何事?”
“啊就是你啊!”从箱子翻出一封信来,“有人写信,托我送给你。”
又补充道,“是个老人家。”
石太璞展信看了下,寥寥几行字。
眉头更深了。
“是兄台父亲吧?我看他在终南山下饮酒度日也是孤寂,兄台还是回去多陪陪他的好。”宁采臣笑呵呵地整理好自己的小箱子,冲石太璞拱了拱手,“那兄台,有缘再见啦。”
“那是我师傅,”石太璞转过身,第一次正视宁采臣,“另外,不能有缘再见了,师傅让我保护你。”
石太璞面无表情,两只手指夹着那封信。

宁采臣内心:啥???!!!

九、靖苏/诚台/凯歌在霍格沃茨
#明明霍格沃兹里有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
我却……_(:зゝ∠)_
1、月光花(私设)

“明台吗?”知道他房间的进入口令的只有一个人,“大半夜的来我房间什么事?”
“阿诚哥……”一副乖巧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有事相求。
“阿诚哥……我要去禁林。”
“什么?!”
“我说,我要去禁林。”
“不许去!那里多危险你不知道啊?!”
“我知道,”小奶音,“所以这不是来找你吗?你跟我一起去呗?”
“小祖宗,你让我一个教授陪你违反校规?嗯?”
“我不管,你要是不陪我去,我就一个人去!”
明台无辜地看着他,“你知道那里多危险的。”
啧,没办法。
“就这一次啊,下次不许了。”
“嗯嗯嗯嗯,”得逞的笑了起来,“阿诚哥最好了~”

禁林
“胡歌,王凯,你们怎么在这里?”明诚对这两个优秀的学生印象很是深刻。
小狮子凯和小獾子歌一脸“完了”的表情,两人对了对眼。
小狮子忽然站了出来,“是我硬拉着胡歌出来的。明教授,要罚就罚我吧。”
小獾子拉了拉他衣服,和他并肩站了出来,“不是的教授,是我,我让他陪我一起找月光花的。”
“你们也来找月光花?”明台出声。
凯歌两人才发现还有一个人在这。(忽略咒)
“所以月光花是什么?”明教授很不开心,一向博学多闻的他竟然不知道这是什么。
“是……”胡歌刚要解释,被明台截了胡。
“是一种只在月光下开的花。根茎叶,都是很不起眼的。只有花,是像月光一样银白色,会缓缓流淌。听说就在禁林里那个最大的湖的旁边,就能找到它!”
“………………”这听上去……(脑补嫌弃脸)
“你找它干什么?”
“我……”胡歌刚开口,又被明台打断。
“哎呀阿诚哥你别管了。你先帮我找嘛!”
“……”王凯觉得气氛有些古怪,偷偷问胡歌,“歌歌,你找月光花干什么呀?”
“你别问了,先一起找吧。”不知道是不是王凯的错觉,胡歌的脸微微红了。

湖边
“萧教授?苏教授?你们……”不会也是来找月光花的吧?
湖边两人转过身,看到这四个人有些诧异。
“明教授。”萧景琰点了点头算打了个招呼。
梅长苏微笑着说:“我在明楼教授的桌上看到一些有趣的发现,于是就拉着景琰一起来了。”
“月光花?”看来明台也是在大哥那里看到的了,“我们也是来找月光花的。”
“你们?”梅长苏笑意加深“听说,如果两人一起找到月光花,就会受到月神的保佑。”
咦?明诚看向明台。
“月神,又有人称之为,爱神。”
咦咦?王凯看向胡歌。
梅长苏一声轻笑,又被萧景琰揽了过去,顺势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我……”被看的耳朵都红了的两个人正要开口。被满天流星打断。
六人仰头看着天空,悄悄地牵手,在心底里许了个愿。

“萧教授也信月光花这种少女心爆棚的东西?”
“嗯?不是的,我和小殊是来这看流星雨的。”
——明台和胡歌两个小朋友看到了桌上月光花的那页书,苏教授看到的则是明楼用魔法提醒自己的备注:“今夜有流星雨,禁林湖畔最佳观测点。”

至于为什么明楼教授却没来?
嗯……谁知道呢?(耸肩)

明楼:“这少女刊还是有点意思的,月光花这段的想象就很不错嘛(并不)。以后多没收几本……”

(扶额)不知道泥萌能不能看懂_(:зゝ∠)_
看不懂都是我的锅,我的,我的,我的
毕竟我自己也在嫌弃_(:зゝ∠)_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