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梗(也许吧……)

#感谢黑夜,赐予我文字与灵感。
#我觉得我这不是梗了,是段子啊!
#四舍五入就是一篇文了哎!(有点小骄傲)
#对了我写得快哭了。
快来个人告诉我我不是自我感动(つд⊂)

九、靖苏/诚台/凯歌在霍格沃兹

2、冥想盆

靖苏
萧景琰觉得梅长苏最近怪怪的。
有时候总是看着他,欲言又止。
他想了许久,也想不到最近有什么事情让一向稳重的苏教授如此心神不宁。
不,有一件事。
这样想着的萧教授觉得自己有些自恋,但又不住地窃喜。
自己的生日快到了。

8月18日。
萧景琰竟像孩子一样隐隐期待着。
但整整一天,梅长苏都没有出现。
他有些失望地回到房间,却在自己的书桌上看到了一个精致的玻璃瓶,里面装着银色记忆。

他进入到梅长苏的记忆里。
却发现,这也是他的记忆。
林殊和他的。
萧景琰很震惊,说不出话来。
梅长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入里面。
他说,景琰,我回来了。

(梅长苏: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萧景琰:………………)

(情节很多都理不清啊!!我写的好别扭好生硬啊哭死_(:зゝ∠)_)

诚台
明诚有个秘密,他把所有的关于明台的记忆全部存了起来,无论哪里都带着。
入睡前清点一遍,像巨龙守着他的金币。然后拿起一瓶倒入冥想盆,正大光明地看他的小少爷撒娇耍坏。最后带着小少爷入梦。
但是这个秘密,被他的小少爷发现了。
明台已经三天没理过明诚了。
明诚苦笑,惶恐之后有些绝望。
他打开存着记忆的箱子,心想,最后一次了。
但今天箱子里的记忆多了一瓶。
是明台的记忆。
明诚看到明台窝在床上,有点紧张地挠挠头又舔舔唇。
明诚笑笑,想上前去摸摸他的头,但是在记忆里是碰不到什么的,于是就就停下伸出去的手,站在明台面前。
面前少年扭捏了一会,终于抬头,又是一副狡黠的模样。
“阿诚哥,我知道你喜欢我啦。”
审判终于要来了。

“那个,我,我也是。”

(我也喜欢我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理我,特别是突然抽了的我_(:зゝ∠)_)

凯歌
王凯觉得,今天的床很冷。
其实不止是今天,从胡歌跑去找什么药材开始,这床就空得让人觉得冷清。
于是翻身去拿那个装着银色记忆的玻璃瓶。
在手上攥着,翻来覆去地看。
终于忍不住倒入冥想盆中,进去看看那个日夜思念着的人。
“嘿凯哥!我今天在……”胡歌眉飞色舞地说着今天的经历。其实都是细碎的小事,但好像总有无数的话要讲。
王凯看着开心,坐在他身边。手碰了碰他的手,径直穿了过去。
但王凯好像依然能感受到胡歌的体温。
他看着他讲话,跟着盒盒盒地笑。
胡歌讲了许久,好像有些困意。
停了下来,眉眼弯弯。
问道,“凯哥,想我了没。”

“想你了,所以,快回来吧。”
王凯轻声道。

十、当你老了

靖苏
昨日风大,站在窗前吹了会风的萧景琰竟然染了风寒。咳了许久。
老了,他想。
谁都会老的,前几日蒙挚请旨解甲归田,身子仍稳健,只是头发已然花白。
早年上马而战落下的暗伤隐隐作痛。
萧景琰暗自想着,谁都会老的,不管是天子还是百姓。谁能永远年轻?
不,有一个人除外。
他看着窗外枯瘦的梅影,觉得五脏六腑都疼,疼得让人直想流泪。
好像要拼命阻止他想起那个名字,那个人。
没用的,他苦笑。疼痛让他轻轻颤栗。
没用的。
那个名字,那个人,刻在了他的骨子里,刻在他的生命里,怎么剥离?
谁都会老去。
除了他。
他永远年轻,只是不在身边了。

诚台
相依为命。
没有比这四个字更适合他们两个人了。
明台还是阿诚哥阿诚哥地叫着明诚。
明诚有时候听不清养老院的护士说什么,总会温厚地笑呵呵地让小女孩再大点声。
但奇怪的是,明台叫他的时候,他好像总能很清晰地回答,哎,我的小少爷。
然后脾气古怪的明台就好像满足了,也不耍脾气,就安安静静地可以坐在明诚旁边坐上半天。
估计在回忆吧。
护士说他们是兄弟。
或者曾经有过妻子儿子吧,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还有护士说他们是英雄,做特工的。
枪林弹雨,哪个没经历过。
不过小女孩们看着两人,纷纷摇头,想象不出这个古怪脾气的老人曾经花花少爷的样子,也想象不出这个温和的老人八面玲珑,或者冷冽严峻的模样。
想象不出就想象不出吧。
明诚笑笑,握住明台的手。
幸好最后,你还在我身边。

凯歌
铺天盖地的新闻,“同性婚姻法今日通过!”。
终于啊……
他们头发都白了,眼神也不好使了。
胡歌捏着薄薄的结婚证,想要说什么。
但要说什么呢?千万委屈好像都化成水,从眼睛里扑腾地掉出来。
哭得哽咽,一抽一抽的。
王凯拉过他,给他擦眼泪。
“你都多大人了,还哭什么,不嫌丢人啊。”
但是他也哽咽起来,眼泪在眼眶打转。
亮晶晶的。
胡歌一下子笑了出来,抽噎地笑他,“你个哭包!以前小哭包,现在老哭包!”
两人互相擦了眼泪,相顾无言。
沉默许久,胡歌才开口。
有些哽咽。
“老头子,我终于能在你病危通知书上签字了。”
王凯一愣,带着泪笑了起来。
胡歌也笑。
依稀能见到当年,
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风采。

十一、双重人格
然浩+平浩

白昼李熏然,黑夜赵启平。
(这才是梗的标准字数吧???)
(我觉得有点流氓……(〃ノωノ)流氓就流氓吧)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