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少年情怀总是诗

#算是架空,背景大概是普通大学里的普通大学生


已经是深夜了,却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轻轻吐着气,像搁浅的鱼。
——没什么不顺心的事啊。
少年不解。
他不知道时光飞逝带来的才是无解的惶恐,亦不知道生活琐碎带来的才是无知无觉的焦虑。
当然,某一天他会明白的,那一天到来时我们再也不能用少年二字来称呼他了——但不是现在。
现在,他正因这未知的焦虑与不安辗转反侧,细小的燥热与不耐流窜在他胸膛之中,像搁浅的鱼。


胡歌猛的起身,双手用力揉了揉脑袋,无声地长叹了口气。
他悄悄下了床,套上薄薄的外套,偷偷溜了出去。


但能去哪里?
夜半三更,学校里安静得很。
——路灯倒是亮着的,但总显得几分萧索。
夏末的夜晚的燥热,被晚风轻拂去,剩下一丝丝凉意。
但却无法拂去那无端的焦虑。
胡歌双手插在口袋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四周是宿舍楼,一座两座,隐入浓墨的夜幕,又在楼与楼之间,透出星星点点。
去操场吧,胡歌想。


穿过小路,篮球场,跑道,白日里熟悉的景物。
操场旁边是一个小坡,坡上稀稀拉拉地种着几棵瘦小的树。但夜里依稀的昏暗灯光下,竟剪影一样窈窕动人。
胡歌心下一动,走过去躺在树下。
一动不动。
他看着夜幕辽阔,明星荧荧,一时出了神。
没发现又来了个人。


他是被几声弦音惊醒的。
轻轻的拨弦音。
胡歌转头,看到一个拿着吉他的人,就坐在离他不远的草地上,轻轻地,认真地拨着弦。


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脸。
在星星点点的微光之下,隐隐是俊朗的眉眼。
他认真,但不成曲调地拨着弦,弦音震荡,好像在空气中绕了一圈又一圈,才慢慢消失在耳边。
但那人磁性的声音又开始在空气里流淌。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跟着他那不成曲调地弦音开始唱歌,一遍一遍,温柔缱绻。

“无限柔情像
春水一般荡漾
荡漾到你的身旁
你可曾听到声响
你的影子闪
进了我的心房
你的言语你的思想
也时常教人神往
我总是那样盼望
盼望有一个晚上
倾诉着我的衷肠
从今后就莫再彷徨
………………”
胡歌看着他,如同看着头顶那片星空那样出了神。


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胡歌感到有些凉意,眨巴了眼睛,猛的醒了过来。
东方已微白。
胡歌怀疑自己做了场梦。


胸膛内那细小的焦虑无端地来又无端地走。
但又不知从何处涌起莫名的渴望。
胡歌和同学一起走回宿舍,抓着书的手揉啊揉。
什么渴望呢。
突然迎面走来两个人,正在说着话。
一个被逗笑了,盒盒盒地笑出声。
声音熟悉特别。


“哎,你知道刚刚那个笑得很大声的那个人是谁吗?”胡歌问身边的同学。
“你说王凯吗?他是隔壁三班的。”
“王凯,”胡歌若有所思地念了一遍,又问道,“哪个凯?”
“凯歌的凯。”

#我的话是全程带入小王子_歌和白衣_凯emmmmm因为比较“少年”hhh你们请随意哦
#对,开头那个翻滚得像咸鱼一样的人其实是我本人了。(礼貌的微笑)
#其实只是想写凯凯的那一段,因为每次晚上去操场跑步的时候,看到那个小坡总觉得迷之意境。我想要是有人在这里弹吉他,用像凯凯那么好听的声音唱着诉衷情,我可能会当场嫁给他。
#呃不过诉衷情用吉他弹出来可能相当奇怪。
#没有后续OTZ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