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彩色影子

#只是段子哟

#凯歌

所有人都知道胡歌喜欢蓝色。
但却从没有人问过他为什么喜欢蓝色。
除了王凯。
“因为我影子是蓝色的啊。”胡歌这样回答王凯。
“咦?”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王凯惊奇得看得到满脸问号。
“每个人的影子都是有颜色的,”胡歌一本正经地指了指自己,“但是只有我才能看到。”
心情好的时候,就是晴空一样明亮的天空蓝,干净,透明;伤感忧郁的时候,影子像朦胧的雨里的蓝色玻璃,笼罩着孤单的自己;而烦恼暴躁的时候,影子颜色又成了暴风雨欲来前的海的浑浊的灰蓝色……
“你是影子是蓝色啊……”王凯若有所思,“那我肯定是红色。”
还真是。
“你怎么知道的?!!”
“那样才能得到基佬紫啊!”王凯盒盒盒地大笑起来,得到眼前人一个巨大的白眼。
所以这个段子又名,论王先生的笑点能多低。

#诚台

影子是有颜色的。
小明台偷偷告诉大姐,得到大姐一句“傻孩子,影子不都是黑色的吗?”
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疲倦的却依然温柔耐心地抱着他的大姐,默默把这个小秘密放在心里,再也不跟别人提起。
直到明家又住进了一个小哥哥。
小明台太喜欢他啦,不过也有点怕他,因为他不怎么爱说话。
大姐让阿诚先和明台睡一间房。
于是小明台把他的所有玩具一股脑放到明诚面前,企图让他开心一点——让他影子的颜色明亮一点。
明诚的影子,像是靛蓝墨水在干净宣纸上晕开,但本该清澈高远,却无端蒙上一层灰暗。
他把最新的玩具塞到明诚手里,期待着看着他。可明诚只是低眉,拘谨地把玩具还给他,说,“小少爷,我不玩。”
小明台觉得委屈,又急又气地瞪着明诚,最后竟然小声地哭出来。
才引得明诚无措:“小少爷,你别哭啊!……你哭什么?”
小明台委委屈屈抱住明诚:“呜阿诚哥你叫我明台好不好阿诚哥阿诚哥……”
阿诚哥……
阿诚哥……
阿诚哥……
明台艰难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的阿诚哥清澈高远的靛蓝色影子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变得深沉?
融入夜色。
他被一把抱住,听到他在耳边说,
站稳了,别晃!
他扯出一丝笑,却在恍惚中看到,那深沉的融入夜色的影子,在心脏处溢出一抹红。
看错了吧……
阿诚哥……

#靖苏

“小殊!你快告诉我,我影子到底什么颜色啊!”
林殊朝他做了个鬼脸:“略略略,谁刚刚说我在骗他的?臭水牛,现在想让我告诉你,没门!”
林殊得意地看着萧景琰手足无措地想解释却又理亏不知道还说什么的样子,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样吧傻牛,”林殊一把揽住萧景琰的肩,“你这次不是要去东海吗?听说那里有很多珍珠,你带回来一些,给我当弹珠玩儿,我就告诉你。”
萧景琰挑眉,就这么简单?
于是林殊装模作样地比了比手,“唔……要鸡蛋那么大的吧。”
“鸡蛋那么大,你没开玩笑吧。”
“好吧,那就鸽子蛋那么大的就成。”林殊手圈成小圆,笑嘻嘻地看着萧景琰。
谁也没料到再见会是这般局面。
谁能料到再见会是这般局面。
梅长苏立于庭前,想起这次今日与萧景琰猝不及防的相遇……
或初见,
梅长苏与萧景琰的初见。
萧景琰依旧挺拔如松,却变得冷硬似铁。
转过身,他几乎不敢抬头与之对视。
但入眼,是燃烧着的摇曳着的绛红色——萧景琰的影子。
思及此,梅长苏几乎要大笑起来,然而甫一开口,却猛的咳了起来。
你看,景琰还是没变。
他咳得厉害,却恍恍惚惚地依旧在想,你看,景琰没变。
于是那句话就如浪般涌上喉头——
景琰没变,而我却变了。

#凯歌衍生
不是段子!!!只是一些想法OTZ

影子是有颜色的这个脑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了。一直在想如果影子有颜色,那每个人的影子的颜色会是什么。

我觉得方孟韦是金色的,那种清晨阳光照在初生嫩芽上的金色。
袁浩会是米黄色的,那种暖暖软软,又很居家的感觉。
老赵可能是银色,但是他的性格我有点把握不住OTZ我觉得他挺多面的。
还有璞臣!!我觉得是一黑一白。欸说个题外话,我老觉得他们又可以叫纯情组,然后凯歌的话可以叫老司机组hhh
季队的话是藏青色,或者墨绿色,或者……那种泛光的金属的颜色。
唔还有谁……
哦哦哦还有曹大人,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深紫色√

————————段子or脑洞的END

#剧情废见谅OTZ
#关于阿诚哥影子的那句描写不算是原创。是拜占庭太太的十年春中对阿诚哥衣服的描写。
#林殊与萧景琰的对话也有引用原著/电视剧台词……这个应该看得出来。
#咦我还要叨叨啥来着。
#忘了OTZ

评论(1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