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感冒

不过是场小感冒,竟来势汹汹。
明台裹着被子卷成一团,头疼,迷迷糊糊地滚到床边。
其实他没那么娇弱,但就像在大姐面前就想撒娇一样,在这安全又温暖的房间里,军统里训练出来的警觉被懒洋洋地压了下去,连指尖都觉得惫懒。
明台缩着头,觉得有什么引力拉着他的灵魂慢慢慢慢沉入黑暗。半睡半醒间,他听到门外极轻的一声:“明台?”也不知是要唤醒他,还是怕惊扰他。
于是明台并不搭理这声轻唤。
他像孩子一样皱着眉一动不动地沉睡着,但半梦半醒的灵魂却循着这声低唤,像找到依靠一般近乎委屈地想探出去,被薄薄的一道门挡住。
门被轻轻打开,漏出一道细微的光。明诚端着温水轻轻地走进来,又轻轻带上门。
于是那光又被收走。
他把水放到床头柜上,弯下腰,试探一般又唤道:“明台?”
明台不甚清醒地嗯了声。
“明台,你感冒了,待会把药吃了。”
“嗯?”明台迷迷瞪瞪地问:“阿诚哥?”
“嗯。”
“阿诚哥?”
“嗯,是我。”
明诚把手贴着明台的额头,试了试温度,没感到发烧才放下心,又帮明台盖好被子。
明台只觉得困得厉害,但又不知道在担心什么一样入不了梦。
额头上的温度让他安心。
他突然一瞬间清醒,鼻音浓重地问,“阿诚哥?”
“是我,小少爷。”
得到肯定的回答,明台终于安心地沉沉睡去。

————————————
“阿诚哥我难受!”小明台揉着鼻子对阿诚撒娇,本来就软软的声音带上了鼻音,好像羽毛柔柔地在心上挠了一下。
“你这是感冒了!”阿诚又凑近额头靠额头试温度,“幸好没发烧!”
“喔……”小明台眨了眨眼睛,“阿诚哥我不想吃药……”
“不行!”
小明台眼睛一转:“阿诚哥你刚才非礼我喔!我要告诉大姐!”
“什么非礼!我这是看你有没有发烧!”看小明台还是委屈巴巴的样子,阿诚又心软地安慰道:“药还是得吃的,你要是嫌苦,我去拿糖给你。”
小明台得寸进尺:“阿诚哥我晚上难受得睡不着!”
“行行行小祖宗,我晚上给你念书好吧?”阿诚叹气,几乎能看到今天晚上明台小少爷撒泼赖皮让他陪他一起睡觉的场景了。
——多大的人了还撒娇,阿诚老成地想。却又反问自己,你不开心吗?不开心为什么笑了呢?

——————————
都多久之前的事了,怎么还会梦到,明台怔怔地想,又止不住的难受。
他拉起被子连头盖住自己,闷闷地低声道:“阿诚哥……我难受……”
谁知床边立即传来回答:“难受了就吃药!”
明台几乎要僵住,脸红了个透。
“别闷到自己,”明诚把被子掀开,看到明台不敢直视自己的样子,默默把“多大人了,还撒娇啊”这句话吞下,又再婆婆妈妈地嘱咐一遍:“记得把药吃了啊。”
“喔……”明台低着头,红红的薄薄的耳朵从细碎的头发中露出。一只大手突然盖住他头顶,安慰似的揉了揉。
声音温柔,又低沉:
“小少爷,我在的。”

#呜呜呜阿诚哥我也难受(T▽T)
#诚:关我p事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