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随笔

#随笔
夜深人静,于是又开始感怀伤情。
上周六早上要考试,但是我拖到很晚很晚才复习,于是那天熬夜刷题到一点半。
眼睛有多难受,脑子就有多兴奋。
于是戴上耳机,找了个之前看评论说很催眠的一个老王的访谈,网易什么的……三十多分钟。
闭了眼静静听完。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要同别人说起他。
就不要找也同样喜欢他的人。
毕竟语言那么苍白。

最好最好,把他的一切藏在心里,像仓鼠一样把腮帮子装得鼓鼓地,又满心欢喜,窃喜。
分享出去了,就少了独自欢喜的满足。
好像这样的喜欢,就泯然众人矣了。

不愿意。

那天两点上了床,又睡不着。
昨天也是两点多吧,才睡着。
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

我失眠了?我失眠了吧。找不到原因。
我想说很多话,很多感想,告诉别人我最近看到了什么,我想到了什么,我觉得怎么样,如何如何。

但那一瞬间,一切又停止了。
于是那些未说出口的言语,
就被决定永不出现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