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他们正在谈恋爱(三)

#取个小标题叫早安
#不过现在说早安有点早了……emmmmm但是说晚安也太晚了(苦笑)

胡歌曾经想象过无数遍“将来”:一个大农场,两个无所事事的大老爷们,有事没事晒晒太阳喝喝茶聊聊天看看书,有时出去疯一疯,哈哈大笑,任性随意,毫无顾忌。
不过都只是想象,现实中两人总是聚少离多,只能忙里偷闲地抽出时间,相互安慰似得一起构思着“将来”。
许是相聚时间总是太少,那些在一起的日子总是会被翻来覆去地想起,像是流水一般的日子里的一滴蜜糖,被两个相爱的人尝出细水长流的丝丝不尽的甜。

为数不多的同床共眠里,竟都是胡歌先醒的。
王凯这个占有欲十足的男人,即便在睡梦中也不改本性,总是紧紧地,霸道地环着他,不许他跑,标准的总裁的姿势了。
甫一醒来,入眼即是王凯有些干燥的唇——让他立刻回忆起昨夜它有多么柔软。
抬眼,是紧闭的眼,长睫毛在眼睑下打出一片柔和的阴影。胡歌突然玩心大起,凑近对着长睫毛吹啊吹——
“唔……歌歌别闹……”
王凯突然又抱紧胡歌,迷迷糊糊地蹭了几下。
这样软萌如大猫的王凯可不多见,胡歌觉得好笑,成心想闹他,于是魔爪探到腰侧,嘴里胡乱叫道:“阿诚哥——该起床啦,我数一二三了啊一——二——”心里想着“嘿嘿明台,我这可帮你报仇了”,然后极坏心眼地没数完,便开始动手动脚地闹着王凯。
“嗯————别闹别闹。”不过王凯对此应对自如——虽然他闭着眼睛还没睡醒,但却反应极快地抓住作乱的手,又身体力行压下那双大长腿——紧紧地将他禁锢在身边,不让他动弹。
好嘛,这下胡歌没辙了……才怪!全身上下不还有一张嘴么!
于是极富有毅力的胡歌同学不懈地以他三十六种口音轮着叫唤:“起床啦王凯同学——太阳要晒屁股啦——快点儿起来啦——”
可惜可惜,敌军巍然不动。
可气可气,敌军竟巍然不动。
胡老板急了:“王凯!赶紧麻溜地给我起来!都几岁了还赖床哈!”
这下,王凯忍不住笑才放开他,接着又好似伸懒腰一般长长地长叹一声,尾音带着勾子一样,折了百八个弯。
他抱着某人蹭啊蹭,又凑到某人耳朵旁,早起沙哑又刻意压低了声音。
“嗯————宝宝今年才三岁半呢。”

唉,年轻人啊。
恕我直言,早上起来,还是不要蹭啊蹭什么的,这不好,容易蹭出火。

胡歌摸了摸又红又烫的耳朵,无数次想:“犯规!凯哥他这样是犯规啊!!!”

#别问我在写什么……
#你看我像是有理智的人吗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