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他们正在谈恋爱(三)

#取个小标题叫早安
#不过现在说早安有点早了……emmmmm但是说晚安也太晚了(苦笑)

胡歌曾经想象过无数遍“将来”:一个大农场,两个无所事事的大老爷们,有事没事晒晒太阳喝喝茶聊聊天看看书,有时出去疯一疯,哈哈大笑,任性随意,毫无顾忌。
不过都只是想象,现实中两人总是聚少离多,只能忙里偷闲地抽出时间,相互安慰似得一起构思着“将来”。
许是相聚时间总是太少,那些在一起的日子总是会被翻来覆去地想起,像是流水一般的日子里的一滴蜜糖,被两个相爱的人尝出细水长流的丝丝不尽的甜。

为数不多的同床共眠里,竟都是胡歌先醒的。
王凯这个占有欲十足的男人,即便在睡梦中也不改本性,总是紧紧地,霸道地环着他,不许他跑,标准的总裁的姿势了。
甫一醒来,入眼即是王凯有些干燥的唇——让他立刻回忆起昨夜它有多么柔软。
抬眼,是紧闭的眼,长睫毛在眼睑下打出一片柔和的阴影。胡歌突然玩心大起,凑近对着长睫毛吹啊吹——
“唔……歌歌别闹……”
王凯突然又抱紧胡歌,迷迷糊糊地蹭了几下。
这样软萌如大猫的王凯可不多见,胡歌觉得好笑,成心想闹他,于是魔爪探到腰侧,嘴里胡乱叫道:“阿诚哥——该起床啦,我数一二三了啊一——二——”心里想着“嘿嘿明台,我这可帮你报仇了”,然后极坏心眼地没数完,便开始动手动脚地闹着王凯。
“嗯————别闹别闹。”不过王凯对此应对自如——虽然他闭着眼睛还没睡醒,但却反应极快地抓住作乱的手,又身体力行压下那双大长腿——紧紧地将他禁锢在身边,不让他动弹。
好嘛,这下胡歌没辙了……才怪!全身上下不还有一张嘴么!
于是极富有毅力的胡歌同学不懈地以他三十六种口音轮着叫唤:“起床啦王凯同学——太阳要晒屁股啦——快点儿起来啦——”
可惜可惜,敌军巍然不动。
可气可气,敌军竟巍然不动。
胡老板急了:“王凯!赶紧麻溜地给我起来!都几岁了还赖床哈!”
这下,王凯忍不住笑才放开他,接着又好似伸懒腰一般长长地长叹一声,尾音带着勾子一样,折了百八个弯。
他抱着某人蹭啊蹭,又凑到某人耳朵旁,早起沙哑又刻意压低了声音。
“嗯————宝宝今年才三岁半呢。”

唉,年轻人啊。
恕我直言,早上起来,还是不要蹭啊蹭什么的,这不好,容易蹭出火。

胡歌摸了摸又红又烫的耳朵,无数次想:“犯规!凯哥他这样是犯规啊!!!”

#别问我在写什么……
#你看我像是有理智的人吗

#他们正在谈恋爱(二)

#突然丧,决定强行脑洞些小甜饼自娱自乐
#与(一)无联系。只是一些甜甜的脑洞的集合
#ooc预警:两个小祖宗加起来七岁


歌歌:离婚吧!
凯哥:?!!!!!
歌歌:给别人打水!跟女生抱抱!
凯哥:………………
歌歌:最重要的是,还给别人送锦鲤!!!
凯哥:XD他们只能有锦鲤,可是你有我啊!
(内心:好样的王凯!撩人技术MAX!满分!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歌歌:………………………………
歌歌:要锦鲤,不要你[猪头]
王锦鲤:……………………………
王锦鲤:离婚吧[再见]
胡小猫:[猪头]


王锦鲤:说到离婚……
胡小猫:喵?
(王凯:噗——)
王锦鲤:说到离婚,我们什么时候先去结个婚?[星星眼]
胡小猫:你确定你有空?[猪头]
王锦鲤:呃……
胡小猫:英本还在宣传,月末要去快本,明年要演小灰灰……
王锦鲤:……………………
胡小猫:所以嘛,还是先离婚吧[猪头]


胡小猫:凯哥?[猪头]
胡小猫:王格格~
胡小猫:王锦鲤~
胡小猫:阿诚哥阿诚哥阿诚哥阿诚哥~
胡小猫:萧!景!琰!
王锦鲤:……………………
胡小猫:你生气啦?[猪头]
王锦鲤:怎么可能……
胡小猫:你怎么可以不生气!
王锦鲤:?????????
胡小猫:你不按套路来!
王锦鲤:………………………………
胡小猫:你要生气,我才能哄你啊[猪头]
王锦鲤:我……
王锦鲤:[萧景琰:宝宝委屈.jpg]
胡小猫:[明台:可爱.jpg]


王锦鲤:生气了,快哄我[生气]
[对方正在输入......]
胡小猫:(语音)亲爱的王先生,你愿意和胡先生结婚,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贫穷还是富裕,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快乐还是忧愁,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对方正在输入......]
[对方正在输入......]
[对方正在输入......]
王锦鲤:(语音)亲爱的胡先生,你愿意和王先生结婚,无论将面对怎样的风浪,无论将遇到怎样的阻挠,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王锦鲤/胡小猫:(语音)我愿意。

#老王你被反撩啦你造吗!歌歌才是情话boy!
#能看懂吗?大概算微信体,前面的称呼是各自看到的给对方的备注,所以突然变了就是给改了备注了……所以如果你能get到我觉得好笑and萌的点就好啦>_
#一直被说笑点清奇的我……
#怎么更丧了……………………
#我不知道语音的时候[对方正在输入......]会不会出现OTZ
#附赠小彩蛋一枚~


王锦鲤:胡小猫,那个王锦鲤是怎么回事啊喂!
胡小猫:胡小猫是怎么回事………………
王锦鲤:那是夸你可爱~~~
胡小猫:我也是在夸你啊[猪头]
王锦鲤:夸我什么?
王锦鲤:[美滋滋.jpg]
胡小猫:夸你色彩丰富啊!
胡小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锦鲤:………………………………
王锦鲤:离婚吧[再见]

|・ω・`)让我们来聊一聊靖哥哥与靖王哥哥的相似性。

#三十天推凯歌挑战#

#本来还想写个三十天推靖苏and诚台挑战的,然而脑洞不够用了
#越写越长QAQ别嫌弃喵www
#有大佬愿意拿去作图吗?『只是单纯觉得好像这种三十天挑战的都是图的形式出现?』

DAY 1
入坑原因
DAY 2
入坑时间
DAY 3
入坑视频
DAY 4
恨不得安利给全世界的视频
DAY 5
入坑的文
DAY 6
恨不得安利给全世界的文
DAY 7
存得最久的一张图
DAY 8
最感动的细节
DAY 9
最期待的画面
DAY 10
最喜欢的衍生cp
DAY 11
印象最深的对话
DAY 12
最甜的梗
DAY 13
《琅琊榜》花絮里印象最深的一幕
DAY 14
《伪装者》花絮里印象最深的一幕
DAY 15
春晚中两人最能戳中你的细节
DAY 16
一般怎么称呼他们
DAY 17
觉得他们最像什么动物
DAY 18
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
DAY 19
觉得哪首歌最适合他们
DAY 20
想对他们说的话
--------(伪)开车十天,肾入
DAY 21
同人文中最无法忍受的ooc是什么
DAY 22
觉得他们私下会怎么称呼对方
DAY 23
觉得他们会相互说什么情话
DAY 24
觉得他们会怎么互相撩
DAY 25
觉得他们亲热的时候会说什么
DAY 26
觉得两人最喜欢对方哪个部位
DAY 27
觉得他们约会的时候会做什么
DAY 28
觉得两人会怎么给对方庆生
DAY 29
觉得他们吵架后怎么求原谅qwq
DAY 30
觉得他们最适合什么姿势

——end

#他们正在谈恋爱(一)

#算是架空?


老王最近迷上耽美小说了——喔,这当然没什么问题。
只是偶尔低声的“咦,还可以这种体位吗”之类的话,惹得胡歌手很痒。
想打人。


并不会因为王凯一直看手机而没空理他而生气的
——网瘾少年嘛,能理解,能理解
——这样说着的胡歌一把抢过某人的手机。
——只是想看一下凯哥你究竟在看什么小说而已喔。
=^=


…………………………
“呃,omega是什么?”
“就是……”比划比划。
“……那,信息素是什么?”
“就是……”比划比划。
“哈?发啥……”情???
胡歌表示他的世界观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但细想一下还有点带感???
“这叫雷萌。”王凯认真道。


接受了这个设定的某胡认认真真在想信息素。
如果真的有信息素……
“那我就是小鱼干味儿的。”王凯眼藏笑意。
四目相对,胡歌楞楞地看了他两秒,突然心领神会,一爪子拍过去:“喵!”
超凶!


胡喵被大狮子扑在床上滚了两圈。
字面意义上的滚了两圈。
然后胡喵蹭了蹭大狮子。
于是不是字面意义上地,滚了好多圈。



#那个,虽然写了一,但不一定会有二三四_(:зゝ∠)_其实也没关系的啦……又不是长篇
#ooc什么的_(:зゝ∠)_对不起我尽力了
#其实想着的是四那一小小小段,但太少了不敢发_(:зゝ∠)_强行凑字

#彩色影子

#只是段子哟

#凯歌

所有人都知道胡歌喜欢蓝色。
但却从没有人问过他为什么喜欢蓝色。
除了王凯。
“因为我影子是蓝色的啊。”胡歌这样回答王凯。
“咦?”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王凯惊奇得看得到满脸问号。
“每个人的影子都是有颜色的,”胡歌一本正经地指了指自己,“但是只有我才能看到。”
心情好的时候,就是晴空一样明亮的天空蓝,干净,透明;伤感忧郁的时候,影子像朦胧的雨里的蓝色玻璃,笼罩着孤单的自己;而烦恼暴躁的时候,影子颜色又成了暴风雨欲来前的海的浑浊的灰蓝色……
“你是影子是蓝色啊……”王凯若有所思,“那我肯定是红色。”
还真是。
“你怎么知道的?!!”
“那样才能得到基佬紫啊!”王凯盒盒盒地大笑起来,得到眼前人一个巨大的白眼。
所以这个段子又名,论王先生的笑点能多低。

#诚台

影子是有颜色的。
小明台偷偷告诉大姐,得到大姐一句“傻孩子,影子不都是黑色的吗?”
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疲倦的却依然温柔耐心地抱着他的大姐,默默把这个小秘密放在心里,再也不跟别人提起。
直到明家又住进了一个小哥哥。
小明台太喜欢他啦,不过也有点怕他,因为他不怎么爱说话。
大姐让阿诚先和明台睡一间房。
于是小明台把他的所有玩具一股脑放到明诚面前,企图让他开心一点——让他影子的颜色明亮一点。
明诚的影子,像是靛蓝墨水在干净宣纸上晕开,但本该清澈高远,却无端蒙上一层灰暗。
他把最新的玩具塞到明诚手里,期待着看着他。可明诚只是低眉,拘谨地把玩具还给他,说,“小少爷,我不玩。”
小明台觉得委屈,又急又气地瞪着明诚,最后竟然小声地哭出来。
才引得明诚无措:“小少爷,你别哭啊!……你哭什么?”
小明台委委屈屈抱住明诚:“呜阿诚哥你叫我明台好不好阿诚哥阿诚哥……”
阿诚哥……
阿诚哥……
阿诚哥……
明台艰难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的阿诚哥清澈高远的靛蓝色影子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变得深沉?
融入夜色。
他被一把抱住,听到他在耳边说,
站稳了,别晃!
他扯出一丝笑,却在恍惚中看到,那深沉的融入夜色的影子,在心脏处溢出一抹红。
看错了吧……
阿诚哥……

#靖苏

“小殊!你快告诉我,我影子到底什么颜色啊!”
林殊朝他做了个鬼脸:“略略略,谁刚刚说我在骗他的?臭水牛,现在想让我告诉你,没门!”
林殊得意地看着萧景琰手足无措地想解释却又理亏不知道还说什么的样子,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样吧傻牛,”林殊一把揽住萧景琰的肩,“你这次不是要去东海吗?听说那里有很多珍珠,你带回来一些,给我当弹珠玩儿,我就告诉你。”
萧景琰挑眉,就这么简单?
于是林殊装模作样地比了比手,“唔……要鸡蛋那么大的吧。”
“鸡蛋那么大,你没开玩笑吧。”
“好吧,那就鸽子蛋那么大的就成。”林殊手圈成小圆,笑嘻嘻地看着萧景琰。
谁也没料到再见会是这般局面。
谁能料到再见会是这般局面。
梅长苏立于庭前,想起这次今日与萧景琰猝不及防的相遇……
或初见,
梅长苏与萧景琰的初见。
萧景琰依旧挺拔如松,却变得冷硬似铁。
转过身,他几乎不敢抬头与之对视。
但入眼,是燃烧着的摇曳着的绛红色——萧景琰的影子。
思及此,梅长苏几乎要大笑起来,然而甫一开口,却猛的咳了起来。
你看,景琰还是没变。
他咳得厉害,却恍恍惚惚地依旧在想,你看,景琰没变。
于是那句话就如浪般涌上喉头——
景琰没变,而我却变了。

#凯歌衍生
不是段子!!!只是一些想法OTZ

影子是有颜色的这个脑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了。一直在想如果影子有颜色,那每个人的影子的颜色会是什么。

我觉得方孟韦是金色的,那种清晨阳光照在初生嫩芽上的金色。
袁浩会是米黄色的,那种暖暖软软,又很居家的感觉。
老赵可能是银色,但是他的性格我有点把握不住OTZ我觉得他挺多面的。
还有璞臣!!我觉得是一黑一白。欸说个题外话,我老觉得他们又可以叫纯情组,然后凯歌的话可以叫老司机组hhh
季队的话是藏青色,或者墨绿色,或者……那种泛光的金属的颜色。
唔还有谁……
哦哦哦还有曹大人,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深紫色√

————————段子or脑洞的END

#剧情废见谅OTZ
#关于阿诚哥影子的那句描写不算是原创。是拜占庭太太的十年春中对阿诚哥衣服的描写。
#林殊与萧景琰的对话也有引用原著/电视剧台词……这个应该看得出来。
#咦我还要叨叨啥来着。
#忘了OTZ

#对不起,我真的很在意

且希望你也能在意。

我怂得很,实在不想惹是非。
可是从早上耿耿于怀到现在,
到底意难平。

对圈里用爱发光的太太致以十万分敬佩与感谢。并希望我们用心维护的这个圈子能得到尊重。
不仅是尊重两位正主,也是尊重这个圈子。

爱有深浅,但无对错。
喜欢凯歌不逆不拆没错,
喜欢凯歌凯无差没错,
喜欢all胡或者all凯没错,
喜欢谁,喜欢什么cp都没错,
且与别人无关。

但在相应的圈子里却说着与圈子截然无关或毫不共存的东西,
这叫ky吧。

对事不对人,只是如果想在圈子得到相应的宽容,就起码要遵守圈子里约定俗成的规矩吧。

以上,失礼了。

#买的《怦然心动》和《觉悟寺》到啦!
然后顺便来晒晒之前入的本。
最后毫无底气地求个本。
òᆺó

#拜占庭太太的本子真的超级棒,单单是封面就能美翻我了!
#感觉小诺太太是很可爱的人呢!(我直接先看后记去啦嘿嘿)本子设计的很少女呢都是粉红色hhh很适合“怦然心动”这个书名呢!
#青歌太太的本子很棒,剑踪还没看完,很厚实的一本hhh,还有翻到八荒录某一章的时候吓得我看了下作者……青歌太太你不是从不开车的吗(。)
#嗷呜对了,求青歌太太的花痕和蠢神仙
#还有阿脑太太的梅花劫,镂空设计真的好赞啊www
#今心成念超可爱der!!!在下一边看一边在心里狂喊我也要阿苏我也要阿苏我也要阿苏!!!!!!!!
#呜那个贴纸能用来刻章吗~
#最后那个破镜重圆是漫本QAQ而且好像没完结的样子呢哭唧唧

以上啦òᆺó







一入本就停不下来的就只有我一个吗……OTZ(。)







哇气死了,舍友说她家cp天天发糖。
哼!!!!!!
我一点都不羡慕!!!!!!

#少年情怀总是诗

#算是架空,背景大概是普通大学里的普通大学生


已经是深夜了,却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轻轻吐着气,像搁浅的鱼。
——没什么不顺心的事啊。
少年不解。
他不知道时光飞逝带来的才是无解的惶恐,亦不知道生活琐碎带来的才是无知无觉的焦虑。
当然,某一天他会明白的,那一天到来时我们再也不能用少年二字来称呼他了——但不是现在。
现在,他正因这未知的焦虑与不安辗转反侧,细小的燥热与不耐流窜在他胸膛之中,像搁浅的鱼。


胡歌猛的起身,双手用力揉了揉脑袋,无声地长叹了口气。
他悄悄下了床,套上薄薄的外套,偷偷溜了出去。


但能去哪里?
夜半三更,学校里安静得很。
——路灯倒是亮着的,但总显得几分萧索。
夏末的夜晚的燥热,被晚风轻拂去,剩下一丝丝凉意。
但却无法拂去那无端的焦虑。
胡歌双手插在口袋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四周是宿舍楼,一座两座,隐入浓墨的夜幕,又在楼与楼之间,透出星星点点。
去操场吧,胡歌想。


穿过小路,篮球场,跑道,白日里熟悉的景物。
操场旁边是一个小坡,坡上稀稀拉拉地种着几棵瘦小的树。但夜里依稀的昏暗灯光下,竟剪影一样窈窕动人。
胡歌心下一动,走过去躺在树下。
一动不动。
他看着夜幕辽阔,明星荧荧,一时出了神。
没发现又来了个人。


他是被几声弦音惊醒的。
轻轻的拨弦音。
胡歌转头,看到一个拿着吉他的人,就坐在离他不远的草地上,轻轻地,认真地拨着弦。


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脸。
在星星点点的微光之下,隐隐是俊朗的眉眼。
他认真,但不成曲调地拨着弦,弦音震荡,好像在空气中绕了一圈又一圈,才慢慢消失在耳边。
但那人磁性的声音又开始在空气里流淌。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跟着他那不成曲调地弦音开始唱歌,一遍一遍,温柔缱绻。

“无限柔情像
春水一般荡漾
荡漾到你的身旁
你可曾听到声响
你的影子闪
进了我的心房
你的言语你的思想
也时常教人神往
我总是那样盼望
盼望有一个晚上
倾诉着我的衷肠
从今后就莫再彷徨
………………”
胡歌看着他,如同看着头顶那片星空那样出了神。


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胡歌感到有些凉意,眨巴了眼睛,猛的醒了过来。
东方已微白。
胡歌怀疑自己做了场梦。


胸膛内那细小的焦虑无端地来又无端地走。
但又不知从何处涌起莫名的渴望。
胡歌和同学一起走回宿舍,抓着书的手揉啊揉。
什么渴望呢。
突然迎面走来两个人,正在说着话。
一个被逗笑了,盒盒盒地笑出声。
声音熟悉特别。


“哎,你知道刚刚那个笑得很大声的那个人是谁吗?”胡歌问身边的同学。
“你说王凯吗?他是隔壁三班的。”
“王凯,”胡歌若有所思地念了一遍,又问道,“哪个凯?”
“凯歌的凯。”

#我的话是全程带入小王子_歌和白衣_凯emmmmm因为比较“少年”hhh你们请随意哦
#对,开头那个翻滚得像咸鱼一样的人其实是我本人了。(礼貌的微笑)
#其实只是想写凯凯的那一段,因为每次晚上去操场跑步的时候,看到那个小坡总觉得迷之意境。我想要是有人在这里弹吉他,用像凯凯那么好听的声音唱着诉衷情,我可能会当场嫁给他。
#呃不过诉衷情用吉他弹出来可能相当奇怪。
#没有后续O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