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

随意取关/偶尔诈尸

#李泽言×我#脚扭到了,快让李泽言来照顾我(哭)

#ooc的李泽言,感觉把他换成许墨也毫无违和……
#阿Q精神可嘉,为我自己鼓掌(呵呵)

“嘶——疼疼疼疼疼,呜嗯——”我疼的一个激灵,脚一抖,差点踢到了眼前这位皱着眉黑着脸像全世界欠了他几百万的扑克脸总裁。
“别动!”他的脸更黑了,脸上“笨蛋”两个字都快透过他的皱紧的眉凝神具体砸向我。
为什么这么倒霉啊——我心中暗暗叫苦。

一切的起源就是无趣无聊无语又该死的例会。
可想而知,这样无趣无聊无语的例会,肯定不能坐在前排——不然怎么偷懒呢?可是也不可以坐在太后面,因为后两排也是相当引人注意呢。我偷偷一笑,心想过去和李泽言打过招呼,然后就跑到靠后面坐着——
啊,做人果然不能想着偷懒!
就在我有些不知道在得意什么地走向李泽言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忽略掉了,那个永远会被我忽略的小台阶。
以往穿运动鞋的我,今天为表正式,穿了高跟鞋。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总裁,您要的冰块来了。”是魏谦。
李泽言起身去拿冰块,又坐回我旁边。
沙发因其重量下陷,李泽言黑着脸一身冰山气场也让我倍感压力,于是我只好低着头默不作声。但与之相对的是他温柔又仔细的动作:抬起我扭伤的那只脚,卷起裤脚,轻轻地把冰块敷在上面——
但不管动作怎么轻柔,还是很疼好嘛!
我甚至小小地抽搐了一下,冰块贴上脚踝的那瞬间,眼泪都要飙出来。
我小声抗议:“疼——很疼啊。”
“哼,笨蛋也知道疼吗?”他冷冷出声,手下冰块稍稍移开。
“喂,我可是伤患!”
“是啊你再摔得用力点就可以升级为残废了。”
“……”
疼的要死还得接受某人冷嘲热讽!
我原想找一句霸道的话回怼回去,突然悲从心来,鼻头一酸。
“哼,这么大的人了连走路都会摔,”他李泽言低头一边吐槽一边仔细冰敷,“果然是……”
好吧,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豆大的泪水砸在他手上。他抬头看我。
既然忍不住,那就不忍了——反正都丢脸了。我发泄似的哭得大声,抽着肩膀忍不住啜泣。
出乎意料地,他双手揽过我,把我按在了他怀里,“别哭了,再哭别人以为我欺负你。”
“你本来就在欺负我!”我同他置气。
“幼稚。”尚未温情三秒,他又开启严肃批评模式,“你都被那个台阶绊过几次了,还没长记性!”
“我……”本伤患委屈得很,“我这不是因为要跟你打招呼忘了嘛!”
“笨!”他简洁明了掷地有声。
“不听不听不听。”我捂住耳朵,又哀嚎到,“啊——惨了,我年终总结没写完!”
“我能不能——”“不能。”
“我受伤了!”
“伤的是脚,又不是手。”
“可是我这样很麻烦啊……”
“所以接下来几天,你住我家。”
“啊?”
“哼。”

评论

热度(18)